文|凯风

人口负增长,为时不远。

近日,国家卫健委党组在《求是》杂志刊文指出,随着长期累积的人口负增长势能进一步释放,总人口增速明显放缓,“十四五”期间将进入负增长阶段。

虽然人口负增长是难以逆转的趋势,但这是官方首次公开予以确认,足见生育形势之严峻。

无独有偶,日本总人口已经连续12年连续负增长,而韩国于2021年首次出现负增长,大中华文化圈多个国家集体进入低生育陷阱。

人口负增长,影响有多大?

01

少子化+老龄化

少子化+老龄化,这是我国面临的双重人口困局。

2021年,全国人口出生率仅为7.52‰,创下了有数据记录以来的历史新低,约为2012年时的一半,不到1987年的1/3。

少子化只是问题的一方面,人口老龄化的压力同样迫在眉睫。

2021年,全国65岁以上人口首次超过2亿人,占比达14.2%,首次突破深度老龄化门槛。

人口老龄化之下,每年正常死亡人口有所增长。

出生人口在减少,死亡人口在增多,自然导致全国人口逼近负增长边缘。

2021年,全国出生人口1062万人,死亡人口1014万人,全国人口净增48万人,创下了60年以来的历史新低。

要知道,就在2018年之前,全国每年都还有500万以上的人口净增量,在2000年之前,年均净增人口更是超过了1000万。

死亡率处于高位,出生率持续下滑,一旦两者出现交叉,人口负增长就将到来。

对于人口负增长,专家最早的预测时间是在2030年之后,后来又进一步提前到2027年,如今连官方都直言在“十四五时期”,即2025年之前。

事实上,考虑到目前的生育态势,人口负增长快则今年,慢则明年或后年,就能见到。

随着人口逼近负增长,中国或将丢掉世界人口第一大国之位。

02

过去几年,出生率为何加速下滑?

过去几年,人口出生率为何加速下滑?

人口出生率下滑,自上世纪90年代延宕至今,从最高20‰以上锐减到如今的7.52‰,其中下滑速度最快的当属最近几年。

数据显示,从2016年到2021年,全国人口出生率从13.57‰下降到7.52‰,一年一个台阶,接近腰斩。

为什么2016年成了转折点?

一个原因是,2016年是全面二孩政策放开之年。随着长期被遏制的生育需求释放,人口出生率创下了一个小高峰。

然而,政策效应终究难以持续。连一孩的生育需求都在大幅锐减,遑论二孩乃至三孩?

另一个原因是,2016年恰恰是上一轮房地产“涨价去库存”之年,全国房价由此开启1998年以来最大的一波上涨浪潮。

高房价是最好的避孕药,并非虚言。

此外,更直接的影响在于,育龄妇女人数开始持续收缩,叠加生育意愿下滑,人口出生率自然节节下降。

一般而言,20-35岁为生育旺盛年龄,对应的正好是85后和90后群体,而由于严厉的政策限制,出生率开始连年下滑,从生育高峰向平峰乃至低谷过渡。

以完整生育周期来看,2020年育龄妇女数量和2010年相比减少4591万人,未来还会进一步下降。

更严重的是,生育意愿走低之快之猛,远远超出预期。

2021年国家卫生健康委调查显示,育龄妇女生育意愿继续走低,平均打算生育子女数为1.64个,低于2017年的1.76个和2019年的1.73个,作为生育主体的“90后”、“00后”仅为1.54个和1.48个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最近几年,由于疫情对经济社会生活带来前所未有的冲击,在不确定性预期面前,许多人推迟乃至取消了结婚及生育计划,进一步拖累了生育形势。

不过,考虑到育龄妇女人数持续减少、生育意愿持续下降的现实,即使疫情冲击不复存在,未来生育率也很难出现大幅反弹。

03

多省出生人口腰斩

人口大盘见顶,带动区域人口格局大洗牌。

在内地31个省市中,超过10个省份自然人口负增长,而考虑到人口外流,超过一半省份常住人口负增长。

那么,谁是全国最敢生的省份?

目前,除天津、海南外,29省公布了出生人口数据。

其中,广东以118万的出生人口位居全国之首,成为全国唯一出生人口破百万的大省,成为“最敢生”的省份。

从更具可比性的出生率来看,全国仅有西藏、贵州、宁夏、青海4省份出生率超过10‰,广东、广西、甘肃、云南超过9‰。

可以看到,在经济大省中,只有广东出生率相对较高,而江苏、上海双双低于6‰,与东北处于同一水准。

作为全国生育率最低的省份,黑龙江3.59‰的出生率创下了历史新低,甚至低过了处于人口危机之中的日本。

事实上,即使是生育强劲如广东,过去几年出生人口也出现了大幅下滑,从2017年的151.63万人减少到118万人,降幅超过20%。

这还不是最严峻的。人口大省山东、河南出生人口短短几年大幅腰斩

山东出生人口从2017年的175万人下滑到2021年的75万人,减少57%;河南出生人口从2017年的140万人减少到79.3万人,降幅为43.4%。

其他省份也是如此。与2017年相比,湖南2021年出生人口下降47.9%,江西下降40.6%,安徽下降47.5%,黑龙江下降46.9%。

人口大盘趋于见顶,人口自然增长动力不复存在,抢人大战势必再次白热化。

04

人口负增长,影响几何?

人口是资产的长期之矛。

人多了不是好事,少了同样也不是好事,这一切的关键在于人口结构

年轻人多,老年人少,说明处于人口红利阶段;一旦少子化、老龄化携手而来,人口结构就会较大困局。

一方面,人口负增长,首先影响的是房地产,未来将没有足够多的“接盘侠”。

数据显示,我国80后人口高达2.23亿人,90后人口1.67亿人,而00后和10后人口分别为1.58亿、1.68亿。

00后和10后整体人口,相比80后和90后,少了6000多万,未来20后人口还会进一步缩减。

另一方面,人口不是负担,而是资源,劳动力供给一旦减少,必然对经济增长形成拖累,而且带来显而易见的养老负担。

我国养老金采取的是“现收现支”模式,年轻人缴纳的养老金已经用于老年人的养老。未来一旦养老金收支出现缺口,这一代年轻人未来的养老金该如何解决,也就成了难题。

目前,已有多个省份当期养老金收不抵支,黑龙江更是耗尽所有历史结余在,只能参考财政转移支付制度,进行养老金的中央调剂

同时,根据专家估测,全国养老金将于2028年出现当期赤字,并于2035年耗尽历史结余。

所以,我们现在面临的早已不是如何松绑生育的问题,而是鼓励乃至刺激生育还有没有用。